位置: 主页 > X和生活 >拯救红树林(一)‧水产养殖业入侵‧冲击红树林存亡 >
  • 拯救红树林(一)‧水产养殖业入侵‧冲击红树林存亡

    2020-07-11
    拯救红树林(一)‧水产养殖业入侵‧冲击红树林存亡红树林是维繫陆地向海洋过渡的生态链,红树林具有保护海岸、提供近海生态系所需养份、净化水质等生态功能,是构筑沿海第一道绿色屏障。普遍上,大马人并不热衷参与保护红树林运动,也不了解红树林对人类、生态系统的贡献及重要性。相较之下,邻国印尼却十分重视拯救红树林工作,就连该国的总统苏西洛和夫人,早前也抽空与国际足球明星兼印尼红树林保护形象大使C罗纳多,出席在峇厘岛一项保护红树林活动,旨在提醒年轻一代多加关注和爱护红树林。回过头来看看大马,我国政府机构及执法单位对红树林的培育计划及宣导活动,明显的远远不及印尼。红树林的生死存亡,和水产养殖业有着直接的关係。这是因为要设置养殖场,就必须砍掉红树林。所以,我们先从这点深入探讨,我国水产养殖业对红树林所造成的冲击与破坏程度。大马的水产养殖技术主要是从日本及台湾引进。由于原本渔业发达、西临海滨南隔运河的台南市安平区开始朝服务业与工业发展,导致水产养殖业渐渐被淘汰。再加上土地有限,在寸土寸金的压力之下,要开垦土地,挖池养殖鱼虾,需要付出极高成本。所以,台湾水产养殖投资者纷纷将目标转移至东南亚国家,包括印尼、泰国、缅甸及越南,其中当然也少不了马来西亚。这些国家都具有一个相同的特点,即是有着长长的海岸线。水产养殖业普遍分作两种养殖法,即陆地与海岸带。陆地养殖属淡水养殖,主要是利用废矿湖当养殖场,并以怡保内陆地区居多。设置养殖场红树林被牺牲为杜绝非法採矿一事发生,採矿行业受到严格管制,导致业者必须另寻地点挖掘新水池。因此,沿岸的海涂一带自然成了设置养殖场的目标,便于业者将废水排入大海,形成了养殖海产的好场所。殊不知,海岸带是红树林生长的温床,要在海岸带设置养殖场,红树林就会被无辜牺牲了!另外,养殖业也带来严重污染海水的两种物质,就是磷酸盐(Phosphate)与硝酸盐(Nitrate),即鱼饲料所含的化学原物料。鱼儿把饲料吃进肚子后,这些物质因无法被消化而被排出体外后,若没有妥善的处理,海水在涨潮时,海水将涌进红树林,退潮时,这些污水就会随着潮水直接灌入大海,以致海水的污染指数升高,损坏生态环境。然而,为水产养殖设下的标準指南以及法律约束,并没有发挥它最大的功效,在执法不严之下,业者为了经济利益,甚至非法侵佔土地。佔用公家之地的业者,有否受到法律对付?这里出现两种情况,第一,执法单位知道佔用而不採取行动;第二,执法单位不知道佔用事件,所以没有採取行动。若是前者的情况发生了,那背后有何不可告人的秘密,就不得而知了。在槟州议员郑雨週的带领下,记者实地勘查位于槟岛西南区的红树林区,从南到北共有6个站,包括浮罗勿洞、双溪尼芭、双溪布隆、浮罗新路头、双溪槟榔和班台亚齐,以了解红树林状况,还有当局所执行的护林工作。森林保留区竟变养殖场在前往浮罗的路途上,郑雨週说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在北海码头的海域还常看见海豚在水面上跳跃,如今,由于红树林被大量砍伐,导致生态系统大受影响,海豚也早已绝迹大马海域了。除了西南区之外,红树林遍布槟岛多个地区,包括姓氏桥、峇都茅和丹绒道光。抵达浮罗勿洞渔村,郑雨週从车后厢拿了雨具和木棍后,咱们就往岸边走去。越过了一座小拱桥,前方就是一片杂乱的野地,里头还夹杂着破渔网和垃圾。一个由槟城森林局于设立的站牌就立在其中,上面写着“浮罗山背永久森林保留区”(Hutan Simpan Kekal Balik Pulau)。然而,眼前却仅见着寥寥无几的树木及杂草,完全看不出这是一座森林。另一个站牌,则清楚标示着“凡违规者将罚款最高50万令吉,及入狱不少过一年,但不超过20年。”的“严禁窃取森林资源”警告。然而,人们无视于牌子上阐明的法律条文,站牌的后面就是养殖场,佔用了这一块原本属于红树林的地段。至今,森林局仍没有给予合理解释。松树主要功能防止土蚀我们往沿海而建的渔家走去,看到约10米的红树林区,红树林外就是海域了。住家面向大海,眼前疏疏落落的红树林根本无法抵挡巨浪的沖刷。“2004年,这里就是受灾地点,而红树林或多或少保护了这个小渔村。红树林应该重植于这一区,否则难挡海浪的冲击。”郑雨週语气凝重地说。沿着海岸走去,脚下尽是攀藤植物,草丛及膝。仔细看,可以发现几棵小树被篱笆围了起来,树与树的间距看似经过特别的照料,不过,却被顽强的攀藤植物围困着,甚至攀上了小树。他指着小树说,这些是用以替代红树而植的松树,主要功能是防止土蚀。站牌上清楚标示着,松树的种植工作由森林局管理。看着被攀藤植物侵略的矮小松树,我只能摇头感叹森林局的工作态度有待加强。再步行约2分钟,我们来到了河堤。“由于海浪容易侵蚀海岸线,令土地面积变得越来越小,我们现在站着的位置是填出来的,以加宽河口、防堤和避免土蚀。”重植红树松树发展生态旅游往下走到沙滩,一面防波墙建筑在红树林与沙滩之间,稍微阻挡了海浪的冲力。往不远处眺望,依稀看见树苗坚强的抓附于沼泽地上。这些红树苗都是重植的。此时,正是涨潮时刻,我们只好往回走。郑雨週边走边说,槟岛约重植了2万棵红树,但仅有约40%的红树得以成长。至于种植在新关仔角的红树,大部份都无法生长,原因是弱小的树苗难忍海浪的日夜冲击。“若以1000棵来计算,有10%红树能够生存下来,就已经很幸运了。”他告诉记者,若能够加以包装浮罗勿洞渔村,把红树与松树重植好的同时,即可发展成生态旅游,促进我国旅游业。乘船从河口出发至双溪布隆渔村只需一个小时,只可惜没人推动这项计划。红树林区趋稀薄导致渔穫减少我们离开浮罗勿洞渔村,往下一站双溪尼芭驶去。车子缓缓驶入一条羊肠小径,小径右边是私人农耕地,左边则是红树林区,这一道屏障顿时把城市的尘嚣隔绝在外。这里的红树林区较原始,受破坏程度较低,距离海岸线有一公里的距离。在这听不到海浪拍岸的声音,甭说是海浪的蹤影了。过了约15分钟,看见路边的脚车道站牌。“这里适合推行乡野脚车道,骑士们在其间穿梭,一定很凉快舒服。加上附近的农家与田园美景,可打造成知性之旅。”前往双溪布隆渔村的路程已超过一半,原本平顺的柏油路变成颠簸的沙石路面。不一会儿,红树林区出现一座小桥。将车子停在野地后,走进去才发现,这片红树林受到森林局的保护,将被发展成红树林植物园区(Petak Arboretum Hutan Paya Bakau),供民众欣赏红树林之美。此外,一枝枝插在地上的木枝被漆上红色,部份的红树也漆上红色,疑似为搭桥而做下的记号。还有一些矮小的站牌上,也标示着红树的品种。双溪布隆渔村风土特色味浓我们走到双溪布隆渔村(Sungai Burung),这浮罗山背第二大河口,洋溢着马来乡村的风土特色。郑雨週州议员说,若规划得宜,必定能永续发展这个渔村,也能为小型企业带来商机。“河口向西,对準马六甲海峡,在这里看日落绝对一流。”两年前来过此地的他,炙热的眼神里透露出对自然生态的热爱。再往前几步,映入眼帘的是一副生态美景,左边是一大片红树林,红树长得高高低低的,右边则是无边无际的汪洋,渔船摇摇晃晃,白鹭鸶时而在天空飞翔,时而在林间栖息。“这里是很好的观鸟区,对岸就是浮罗勿洞渔村,刚刚我们就在那里。”郑雨週继而补充说,“靠近河口处会建一座灯塔,让夜间的渔船容易靠岸。”在河口的两个尽头,分别有两名马来友族在垂钓,岸边立着好几根鱼竿。突然,其中一人的钓竿有了动静,他不慌不忙地收放着鱼线,和猎物展开拉锯战。不到一分钟,一尾活蹦乱跳的鱼儿就上钓了。折返的路上,遇见一名印裔女子在不远处撒蟹网。趋近一看,网里还钩着一尾鱼。她以流利的福建话说,平均一天的收穫约3公斤,1公斤可卖20令吉。由于红树林区日益稀薄,导致渔穫减少,以前一天的收穫约有10公斤。/副刊‧报导:刘菁‧2013.08.19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