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 主页 > 有趣生活 >《那时我在》重回现场,听见最纯粹的公民声音! >
  • 《那时我在》重回现场,听见最纯粹的公民声音!

    2020-06-11

    《那时我在》重回现场,听见最纯粹的公民声音!

   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Artemas Liu

    那时许多人都在。

    我以为无论反服贸或反反服贸者,其实应该都要到现场。同样生活在这块土地,赞成服贸、反对太阳花运动的人,弃绝去望闻问切,我觉得那很可惜,因为你错过了历史现场。

    这场史所未见的运动,从闯入议场的历史性瞬间,即远远扬弃过往的抗争格局。甲午的台湾之春,我此生难忘。

    这场运动并非只有表面的政治诉求与抗争。从形式到内里,具艺术性的议场椅子山、涂鸦海报;具政治性的官僚体制与运动决策相互颉颃、檯面上下的诡谲拉锯;具社会性、教育性的学界公民审议、非营利团体讲坛、民众肥皂箱;具文化性的〈岛屿天光〉运动歌曲、安神音乐晚会;自发经济性活动如:战地厨房、物资站、小额捐款。人人津津说道之赏味期短、具创造性、颠覆性的大肠花论坛、贱民解放区。

    议场内外、两条主街道、一条小巷、立院大门所汇集的人、讲台、工作站、涂鸦、标语,这些精神性与物质性的丰沛内涵,由参与者自发性日夕创造,形成环环相扣的类生物多样性系统。街头製造再生产于脸书,沛然的扩散性穿越虚实介面,如阴阳合体,化身变形金刚重返街头。

    许多人跟我一样,疯狂地奔往现场,想办法自己能做甚幺,不是只看热闹,而打从心底想要投身。山仔后的黄先生每晚来免费烤香肠、美髮师每晚来剪头髮、中学老师请假到战地厨房烧菜。我听一个物资站的学生说,有一晚凌晨四点多,他们在打瞌睡,忽然一个刺龙刺凤的江湖人跑来,敏感的纠察队怕出事赶来了。这个江湖人捧着两个保丽龙盒,里面有十六碗热腾腾的红豆汤,他说,趁烧饮,汝们才有气力拚下去。

    这样的点滴很多。例如,许多的街友在现场做义工。长达24天的埋锅造饭,也有夜半袭击、白狼闹场,为什幺没出事?有人透露,黑道堂口也热血沸堂,在点线面埋暗桩,想来捣乱的人一看有兄弟在,就夹尾走了。这不是美化黑道,而是国家有难时,江湖中人的血气也会上扬。

    323行政院流血驱离,324清晨五点多,镇暴消防车喷过水、口袋战术收拢后,仅余一两百人走出政院广场,我夹在其中,夹道人潮给我这只无用的小猫如英雄般鼓掌,令我羞愧到无言。

    318始末至废核、林义雄绝食,中间的枪决死刑犯、松菸护树,三月至五月底,这样的激荡猛烈,深入有感的人群当中。我每天都感觉肾上腺素飙高、靠吃安眠药入睡。大潮捲过,我像沙滩退潮后的破碎玻璃瓶。七、八月病了好几场,有的来得又猛又兇。我明白那是经过耗神的运动之后的后座力。我显然不再年轻,不能如往昔跑过完整的八O年代社运。

    太阳花一役,与其他运动很不同的是,过去的抗争充满悲情,现场多为老迈、疲惫的弱势者。而这场运动翻捲得很深,把从未上过街头的人都挖出来了,尤其是许多漂亮、有智识、行动力的年轻人。他们布满立法院内外方圆的角落。

    410转守为攻、出关播种当夜,这群年轻人的代表站在台上说出他们这段日子以来的心声。看着他们的脸庞,我成了滥情的淑娜,眼眶溢泪。我想这种心情,很多人都懂。应该说史明最懂,他撑着活过来,看到台湾薪火传下了。

    在此之前我已听说同事的女儿许可,在太阳花学运组织OMS(One More Story)公民声音的团队,纪录现场公民的声音。410的晚会舞台,许可上台分享她的投身故事,眼前这个浓眉大眼、身高约180的女孩是我认识的许可吗?

    以前大家都叫她小娃娃,她是个脾气坏、任性、固执的小孩。有一回来我家,还因为急了,在楼梯台阶尿尿。如今她长成一个聪慧、美丽的大学生,能够在那幺紧迫的时空做一个承担者,记录下时代的声音。她的表现超乎我想像,而他们这个OMS杂牌军的成就超过主流媒体正规军。主流媒体习惯要冲突画面、廷帆动态、数字、口号,他们并不关心现场如小蝌蚪游动的人。即使小蝌蚪汇聚到五十万,媒体在乎的仍是五十万这个数字,而不是人。

    胜出之处在于OMS框定太阳花中的人,呈现来自不同阶级、职业、性别、年龄的人,他们参与及观察这个运动,对运动本身或体制的期待与批判。这本书《那时 我在──公民声音318-410》(无限出版)珍贵地保全了现场的声音,庶民的318。而这是一群二十岁左右的新手,在紧迫的时间日夕未眠做出来的。

    这本书受访者在318运动现场的角色包括:学运歌曲製作者、学生、参与运动者的母亲、记者、上班族、物资站志工、公务员、纠察队成员、大埔拆迁户受害人、美髮师等。

    318运动的书已出了不少本,我所知还有两三本正在编排。如果你想买一本留存,我建议就买这本。每个没没无闻的人,亲历太阳花,留下了庶民见证历史的材料,这样的视角正是台湾向来缺乏的。

    318拉开了台湾历史的新甲午。甲午战争的遗绪,殖民后殖民、威权民主威权,台湾人可以做自己吗?还是命运如小番薯任人揉捏。318运动调整了焦距,迫人直面你我生活其中的现实形势。

    台湾要往何处去,是此后愈来愈无法迴避的议题。老一辈的人容易悲观,但年轻人已没有悲观的权利,向前行,唯有向前行才有出路。那时我在,以后我也会在,像一只游动的小蝌蚪。

    读完这本书,你会多少产生谦卑,如果台湾有历史机遇,那是因为几十万人抓着不放,有多大的愿力才能成多大的志业。

    本文收录于《犊月刊 NO.21》,欢迎免费领取



    上一篇: 下一篇: